第018章 小穴要被插坏了……(傅云衣高H)

小说:纵欲骋情(简,NP,H) 作者:一朵五花肉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域名: 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

    薄唇微凉,贴上来霸道地长驱直入,不等傅清寒反应过来,傅云衣两手按着她的肩,侧着脸,已将舌面扫过上颚,卷着香软的小舌,吮吸舔舐起来。

    灼热的呼吸交缠在鼻尖,愕然中,少女不小心咬破了他的舌,腥气散布在口中,刺激着头皮发麻,两人更加清醒。

    傅清寒在错愕间,不自觉地缠上他的舌,小心翼翼地回应了两下,旋即有如暴风雨侵入,铺天盖地的清潮涌动。傅云衣将她拉到自己腿上,面对面抱在怀里,霸道地索取着香津玉液,两人呼吸渐渐急促,傅清寒的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西装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傅云衣的手自裙摆下伸进,抚摸着细腻光滑的肌肤,这绝佳的手感令人迷醉,不住游移、向上,越过平坦的小腹,绕过纤细的腰肢,似不经意地拂过后背,内衣松开,一双被束缚的丰满乳房突然压力大减。男人指节处的老茧磨在凝脂般的肌肤上,点燃一簇簇火焰,细细的战栗传遍周身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一声轻哼从少女口中溢出,傅云衣的手攀上一只坚挺饱满的奶子,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,冷漠锐利的眸光中柔情一闪而过,现出几分贪恋来。

    乳尖被男人粗糙的手指夹住,细细碾磨,不时拉扯搓揉,微微泛起的电流勾动着情欲苏醒,少女身子渐渐软下来,倚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,贴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。傅云衣一手握住一只椒乳,大小适中恰好填满手掌,揉捏时偶尔露出指腹,尖端的红果被指尖打着旋挑逗几下,又被压得陷入乳房,渐渐被玩硬了。

    傅清寒压抑着鼻间出喘息,一双水汪汪朦胧的眼望着傅云衣,对上他克制且冷静的瞳孔,一时惶惑无措。敏感的身体被熟稔的挑逗弄得欲念丛生,跨坐在他腿上,打开私处,花穴汩汩渗出淫液,傅清寒羞耻地红了脸。不经意间向他双腿间瞥去,只见胯下一团鼓鼓囊囊的东西渐渐胀大,裆部已经撑起了小帐篷,那炽烈的火焰仿佛近在咫尺,隔着布料,都带着锐气十足的狰狞。

    感觉到那巨物的霸道,傅清寒脸上愈发烧灼,迅速移开视线,这些小动作被傅云衣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右手从内裤边缘插入,摸到光洁无毛的阴阜,顿了顿,继续下移,覆上已是凝霜带露的肥厚花唇,轻轻沿着细缝滑动。

    傅清寒微蹙秀眉,双手按着他坚硬的胸肌,感受到其内蕴含的强大生机与爆发力,连带着血液都飞速循环起来,心怦怦直跳。男人纤长的指滑入缝隙中,分开两瓣花唇,在鲜嫩滑腻的软肉上摩擦搓动,透明的淫液沾在指上,又弄湿了内裤,这种被亵渎的耻感催化着欲望发酵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指不紧不慢地爱抚着密处,紧接着按上顶端的肉核,重重一压,少女身子一抖,软糯娇声欲拒还迎:“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那肉核被挑动拨弄,在指腹间按压搓捻,渐渐硬挺起来,傅清寒拧着眉低低吟哦,两瓣花唇沾上露珠,不住揉磨,时而用一根手指埋在其中沟壑处滑动,快速地磨出火光来,直弄得傅清寒扭动身子,娇喘低语:“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手指弹压着花珠,每动一下,浑身便如触电般轻颤起来,奇异的酥麻窜遍周身,舒服却又难以忍受,身体表层浮起密密的战栗,灵魂悬空勾连,却引得窄穴内愈发收缩不绝,空虚阵阵,期盼那一杆长枪填充饱胀。

    傅清寒被弄得双腿乱蹭,内侧欲液汩汩,泄了许多,突然身上一僵,紧紧缠夹着傅云衣的腿,臀肉轻颤,身子抖动着,竟被手指玩弄至高潮,花穴中淌下大片蜜汁,浸得唇瓣泥泞不堪。

    她秀眉蹙起,双眼微眯,抿着唇,强压着喉间滚出的呻吟,雪白的颈项高高昂起,锁骨凸起不时滑动,双手紧紧掐着他,沉湎在情欲之中,舒爽得浑身轻颤。

    傅云衣见状,一手揽住她的后背,一手解开裤子,一根粗胀灼热的肉茎雄赳赳气昂昂地弹出来,足有婴儿手臂粗,红嫩的蘑菇头硕大如鹅蛋,马眼渗出晶亮液体。巨棒挺翘在胯间戳在傅清寒平坦的小腹上,生猛的阳刚之气迅速搅动着周遭暧昧的情欲芳香。

    不等傅清寒自高潮中跌落,傅云衣两手抱住她挺翘的香臀向上凑,蘑菇头蹭着湿滑的密处,磨蹭几下,抵在穴口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傅清寒低头望着巨棒,略有些惊惧,但幽穴深处瘙痒难耐,空荡荡只等安慰,早就饥渴难耐,便顺着傅云衣双手推压,缓缓坐下,将那狰狞凶狠的肉棒吞纳进去。

    硕大的龟头撑开穴口,绷得粉嫩细皮发白,绞着棒身,慢慢吃下去。巨棒插入窄穴,紧致湿热的甬道夹着棒身,四壁碾压,层层叠叠的媚肉吸附其上,像有千百张小嘴吮吸,忽轻忽重,或快或慢,到处舔舐,爽得傅云衣剑眉微压,口中发出一声喟叹,双手重重一压,肉茎狠狠捅到最深处,顶撞得花心一阵收缩战栗。

    “好大……”坚硬如烙铁的巨棒尽根没入窄穴,将甬道堵得严丝合缝,穴壁不住碾压,紧缠着棒身。九曲回环的褶皱重重叠叠,不住蠕动勾碾,接着淫液润滑擦磨着肉茎,把那棱沟凹陷处堆挤得严严实实,刮磨得敏感处舒爽阵阵。龟头马眼紧顶着花心,收缩间不住研磨。傅云衣低沉的嗓音轻骂一声:“极品的妖孽!”

    下身空虚被填充得满满当当,炽热的烙铁切实地插在甬道中,花心处被抵弄得酸软,小腹升起阵阵快感,傅清寒喘息着,吐气如兰,面颊绯红,浮出满足的潮红。

    傅云衣抬着她两瓣臀肉,引着她摆动起来,层叠媚肉被棱沟剐磨得变幻形状,细软的褶皱磨平搓直,或是数叠捻在一起,狠狠刮擦,激起片片战栗轻颤,细小的电流顺着经脉乱窜,神经末梢传递着刻骨的舒畅,疯狂涌动的血液灼热沸腾,冲刷得大脑皮层密密麻麻,无尽的快意随着身体的耸动流转。

    极致的坚硬被柔软包裹,湿滑又弹性十足,一收一缩,销魂蚀骨。

    傅清寒渐渐食髓知味,攀着傅云衣的肩,不自觉地扭胯摆臀,迎合着肉茎,上下套弄、进进出出,动作越来越快,大开大合,直挺挺地插到最里,肏干不休。

    傅云衣张腿坐在椅上,眼看着肉茎被窄穴吞吐,蜜液潺潺,抽插着咕叽咕叽的淫靡之声,顺着棒身渗下,淌到两颗肉囊上,又打湿了短硬黑亮的耻毛。隔着裙子,少女胸前两团柔软跳动,透出浑圆的形状,偶尔弹出乳波阵阵,白晃晃一片;硬如石子的乳尖不时显露,撑出小小凸起,令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嗯……好胀……”傅清寒断断续续地低吟着,春风盈面,风情万种。肉穴被塞满与抽插时的快感交替涌动,比起刚才被搓揉花珠的感觉不同,是实实在在的肉体满足,由表入里,骨骼与灵魂都被澎湃的快意浪潮冲刷,灭顶的极乐一波波回荡,身心尽皆徜徉在欲海之中。

    肉茎凶猛地在甬道内狂抽狠插,劈开层层褶皱,顶撞着花心,直捅到宫颈处,照着细小的管口不住肏干,插得傅清寒浑身酸软,身子几乎黏腻在傅云衣身上不动。

    男人一把将她抱住,站起身走到一颗树旁,抵着粗糙的枝干,打开两条玉腿,肉茎在窄穴内纵情驰骋。精瘦的窄腰快速耸动,像打桩机似的狠狠抽干,按着傅云衣就是一阵猛插,次次顶到宫口,粗大的龟头撑着平滑的宫颈,坚硬的棱沟刮磨不休,直带着吸附在棒身的粉嫩媚肉外翻至穴外,蜜汁乱溅,被两颗卵囊拍打出淫靡的白沫。

    疾风骤雨突如其来,傅清寒如一叶扁舟在广阔平静的海面上飘荡,此刻却是风起云涌,怒海波涛滚滚,掀起万丈狂澜,直至云癫,又骤然落下,陷入深海,大起大落,一颗心砰砰乱跳。窄穴被大力地抽干,肉茎凶狠地捣弄着花心,甬道内四壁收缩,一道道褶皱弯曲吮吸,被巨刃狠狠劈开,碾磨着细小的褶皱,顶压到每一处敏感点。

    傅清寒双腿轻颤,甬道内更是细细痉挛,娇嫩的后背刮磨着粗糙的枝干,耸动时火烧般生疼,却又如火上浇油,将四窜的情欲之火添得燎原。光天化日,被压在树边,展开双腿露出媚穴,被男人粗长的肉茎狠狠操干,羞耻心渐渐化为隐秘的快感,汇入情潮。

    蜜液渗出窄穴,啪啪的拍打声响在耳畔,层层快意涌动,傅清寒意乱情迷,脑中混沌一片,早已沉浸在狂猛的律动中,失却了理智,温婉的吟叫愈发恣意:“啊……太快了,要……啊啊……小穴要被插坏了……好大……”

    傅云衣眼中掠过一丝阴冷,旋即消失不见。漆黑的眼眸如黑洞,深邃而不见底。高昂的情欲也淹没了杂乱的思绪,呼啸着拍打着尾椎,直向上升腾,疯狂的快意冲刷着身体,小腹紧绷,狠狠抽插着幽穴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大鸡巴插得小穴好舒服……太、太快了……不行……”傅清寒迷离的双眼里缀着晶莹的泪光,强烈凶猛的快感灭顶冲刷,身体几乎无法承受,娇媚软糯的浪叫更是点燃傅云衣本能的欲火,他更加用力地插入窄穴,狠狠顶开宫口,将硕大的龟头死死撑进细管,疯狂地研磨刮蹭,直弄得少女浑身瘫软,失声尖叫:“啊啊啊啊……要去……去了……云哥!”

    一声“云哥”,激得傅云衣双目泛红,对着窄穴又是数十下猛干,甬道内陡然收缩痉挛,层层叠叠的褶皱如小虫乱爬,缠着肉茎不住啃噬紧咬,舔舐不绝。穴壁强压着棒身,狠狠缠夹,巨力自八方来袭,碾得一条粗硬肉茎深深嵌入媚肉中,又被疯狂绞动拨旋,几乎当时拧出精水来。

    傅清寒浑身抖得如筛糠一般,早已忘却后背火辣辣的疼,双腿绷直,脚趾蜷缩,一双手死死掐进傅云衣肌肉里,胸口起伏着,小腹上顶出一个圆包凸起,几乎能感觉到肉茎干穿窄穴,插破了肚子。

    甬道内越是大力收绞,痉挛阵阵,媚肉蠕动,电流就胡乱窜遍全身,脑中空白闪光,如坠云端,浑身暖融融一片,极致的快感难以形容,只觉得有这样一个瞬间,就立刻死去也心满意足。幽穴深处喷出一股阴精,兜在龟头尽数淋下,刺激得马眼一抖,几乎精关不守。

    傅清寒软在傅云衣身上,那凶猛的肉棒顶着巨压,劈斩层叠媚肉,狠狠插干,疯狂地抽送起来。少女沉浸在高潮余韵中,身子敏感至极,这时又被肏弄,口中更是嘤咛,带着难耐的呜咽哭求:“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嗯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傅云衣不管不顾,狠狠插干成百上千下,积蓄着汹涌的快意,在龟头又一次操到子宫内时,瞬间喷薄而出,如火山爆发,滚烫浓稠的精液激射而出,尽数射进子宫内,填得傅清寒小肚子满满的,几乎胀起来。

    炽热的精水烫得子宫内一缩,甬道更是层层绞动,再度痉挛,发狠缠夹着肉茎,淫水渗出,阴精再度喷射,泄得窄穴内处处淫靡,混着种种静水的蜜液在褶皱内流淌,被肉茎带着缓缓淌下。

    半软的巨棒抽出,白浊淫液顺着穴口滴落,或顺着光溜的下体渗入臀缝,湿哒哒地弄了满屁股皆是。

    傅清寒被又一次高潮弄得欲仙欲死,急促地呼吸着,面上绯红。

    傅云衣将她抱在长椅上放下,从容地擦拭了阳具,穿戴整齐,一丝不苟、一尘不染。他又为傅清寒清洁了下身,理好衣裙,挺直后背,起身低垂眉眼,敛目俯视着她,说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《纵欲》入V了哦,千字50PO币,字数与PO币挂钩,如某章较贵,那就是字数比较多,合章发送。像这里作者的废话,不计算在内,本章4000字,为了不卡肉,让亲们一次看个饱,所以直接合章发送,花花的文向来童叟无欺。

    入V以后更新会更加稳定,不定时加更,绝不弃坑,花花的人品,追过《爱由性生》的小天使应该懂的哈。

    请各位继续支持,拜谢~

    《纵欲》读者群,专为喜好np的小天使设置,欢迎入群催更。

    花花不收宝物哟,不收宝物,不收宝物,不收宝物,重要的事情说四遍,亲们不要破费,如愿打赏,可购买《爱由性生》的章节。

    再次拜谢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狼性军婚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jh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