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7章 忍字头上一把刀

小说:纵欲骋情(简,NP,H) 作者:一朵五花肉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域名: 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

    驾车离开时,傅清寒恰好看到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从一辆豪车上下来,直觉告诉她,这些家伙也是混黑道的。跟了傅霜几年,成为半个道上人,多少能感觉到“同类”的气质。

    傅清寒本来没有过多在意,但隐约捕捉到“三爷”、“楚家”之类的字眼,却让她忍不住放缓了车速。

    可惜那些人很快就围绕餐厅散开了,傅清寒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不敢轻举妄动,径直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家,感觉气氛不对,不但保镖多了一圈,还看到了傅霜跟前几个眼熟的手下,一问才知道,傅霜回来了。

    傅清寒又惊又喜,快步走向书房,上楼时几个黑衣保镖戒严在扶手左右,见到她,互相看了一眼,没拦。

    的确不对,家里很少这么大排场的。傅清寒柳眉蹙起,抿抿嘴,犹豫片刻,顿住脚步,问那两个保镖:“傅哥在忙?有客人吗?”

    两个人见她回头,齐齐弯腰:“傅小姐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答道:“傅哥和云哥在书房,没有客人。”

    傅清寒点点头,拧着眉犹豫了一下,站在楼梯上一时拿不定主意。正在进退两难之际,书房门开了,傅云衣手里拿着一叠文件,匆匆走出来。他表情淡漠,看似如常,却给人更加危险的感觉,一股冰寒从身上四散开来,让人下意识地想要远离。若是敢仔细看他的眼睛,就会发现那双漆黑的瞳孔里泛着森冷的光,如利刃一般刺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云哥。”傅清寒打招呼的同时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脚步不稳,险些失去重心,被傅云衣伸手捞住,他冷淡的眸中掠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复杂光芒,转瞬即逝。待傅清寒立定,随意松开了手,只点点头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傅清寒忍不住抓住他的胳膊:“云哥,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就有点后悔,在傅云衣这里八成得不到答案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傅云衣双唇抿着直线,沉默了一秒,就道:“有人突然横插一脚,给傅哥下绊子。初步调查是魏家的人跟薛俊义接了头。”

    这话如惊雷炸在傅清寒耳边,她有些茫然,嘴唇抖了抖,强自镇定:“傅哥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提前回来了。”傅云衣看了她一眼,“你现在最好不要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傅清寒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魏家?魏羽!早就猜到那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。魏羽在傅云衣这里受了那么大委屈,总会从别的地方讨回来。直到现在,她离去之前的那个眼神还深深印在傅清寒脑海中。

    但惹出这场祸的人是谁呢?不过是魏羽自取其辱罢了,在场三人没有一个不委屈。或许如果自己当时不在场,也不至于出现后来那一幕……想到这里,傅清寒心底越发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她也特地了解了魏家的背景,同样是横跨黑白两道,虽然没有黑道世家那么深厚的根基,但从魏老爷子那一代发展出海外关系开始,魏家就已经是青帮和唐兄会都不能轻易忽略的存在了。现在的掌权人魏成礼只有一儿一女,他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和护犊子,对自家唯一的千金百依百顺,宠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傅霜刚混出头一点的时候就跟魏成礼打过交道,也可以算是受过他的恩惠,私交还不算不错,当初还不用避嫌的时候逢年过节会亲自去魏家,魏羽就是那时候认识了傅云衣。

    现在闹成这样,算是彻底撕破了脸,傅霜的处境有多尴尬,傅清寒都没办法想象。

    想了想,傅清寒还是说:“我还是去看看傅哥吧,他回来了,我不能装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傅云衣也没多说,点了一下头就走,步伐更加匆忙,修长的腿一迈就是一大步,很快消失在门口。

    忐忑不安地到书房外,门没关,傅霜坐在书桌前,手肘撑在桌面上,十指相交抵着下巴,眼神晦暗,直勾勾地盯着某个点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傅清寒轻轻敲了一下门,手犹豫着悬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傅霜抬头看见她,眼神平稳,丝毫没有惊讶,只是微微一颔首。

    “傅哥。”傅清寒走进去反手关上门,斟酌着措辞,谨慎道:“你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傅霜没有回答,而是直接把话挑明:“来的时候见到云衣,他跟你说了吧?”

    傅清寒在他面前坐下,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次他惹的麻烦太大了!”傅霜面色阴郁,像是压抑许久、无处发泄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出口,突然爆发出来。声音虽然还控制在正常范围,但语气却比寻常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傅霜没见过他这个样子,也从没想到他会对傅云衣有怨言,如果深究的话,或许是没想到在他心里,傅云衣和她同时受辱,还应该做出不惹麻烦的应对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不应该,但还是忍不住出言辩驳:“这也不怪云哥,是魏羽说话太难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没错?”傅霜的目光对上来,狠厉、质问、讶异,还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,一股上位者特有的霸气扑面而来,瞬间压得傅清寒矮了一头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傅清寒心里是不服气的,为傅云衣不平,也为自己感到委屈。傅云衣不是不能忍,所以魏羽刚开始挑衅的时候,连傅清寒都觉得不能忍,他毫无反应;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受到那样的侮辱,谁还能无动于衷?

    傅霜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:“看来很为他感到委屈?”

    其实在傅霜面前,傅清寒是最出言无忌的。在和牧泛舟的关系中处于弱势,傅云衣生性淡漠,卢笙灏毕竟不是圈内人,而傅霜往常最是温柔体贴,为她所信任依赖。

    所以傅清寒咬了咬唇,终究没忍住,冲口道:“那难道就随便别人踩在自己头上吗?”

    她倔强地与他对视着,就像不后悔和张德忠轰轰烈烈干了一场,现在也不认为傅云衣做了错事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她和傅云衣反倒是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傅霜审视着她,表情始终淡然:“我没说过不让他掏枪,但不是当时。到了合适的时候,就算他直接开枪,我也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,而且还要帮他把那个女人的尸体丢到他魏家门口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,这是真正心狠手辣的人才有的平淡,无论脑中闪过的念头有多残忍,双手做过事有多血腥,都能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傅清寒后背发凉,突然觉得他很陌生,或者说,自己根本不了解他,至少是不够了解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狼性军婚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jh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